【高小糕恶女说】蓝头髮的女孩与音乐城堡的死男孩

白目乐队主唱高小糕谈《死男孩》,从格林童话《蓝鬍子》对女性压迫的隐喻,到翻转性别寓意的《死男孩》,献给女孩的勇气之歌。

第一话

【高小糕恶女说】蓝头髮的女孩与音乐城堡的死男孩

在网路上分享了主打歌《死男孩》的 MV 后,有一篇留言让我印象深刻,提到「蓝色的头髮是在隐喻蓝鬍子这个童话故事吗?」,其实我蓝紫色的头髮没有刻意做什幺隐喻,但将《蓝鬍子》与《死男孩》作为联想我觉得很有趣,我也再次阅读了《蓝鬍子》,这篇以血腥闻名的童话故事。

「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小女儿终究打开了第 7 个门,当第 7 个门打开,一阵血腥味扑鼻而来,待他的眼神适应了黑暗,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七个女人的尸体吊在半空中,她们所留下来的血滴都滴在地板,那七个女人都曾是蓝鬍子的妻子。」——摘录自《格林童话 蓝鬍子》

故事内容叙说新娘茱蒂丝(Judith)拥有丈夫城堡内的 7 把钥匙,前 6 间房门可以任意地使用钥匙开启,但只有第 7 扇门被严格告诫千万不可以打开。茱蒂丝一一打开了前 6 扇门,门内分别象徵着蓝鬍子所拥有的财富、力量、政治权力以及对美的事物的收藏。这 6 扇房门,也是蓝鬍子刻意对茱蒂丝展现他所拥有的一切。

但最终,茱蒂丝无法抗拒自己的好奇心,不顾丈夫的严厉告诫,还是打开了那禁忌的第 7 扇门,第 7 扇门的房间内,没有前 6 扇门的荣华富贵、权力,却是前妻们血肉模糊的尸体。(推荐阅读:韩国火辣 MV 与父权潜意识:被迫隐形的女性情慾)

第 7 扇门也象徵着蓝鬍子的弱点——被女人背叛的恐惧,或是他的脆弱与痛苦。

【高小糕恶女说】蓝头髮的女孩与音乐城堡的死男孩
图片|来源

不同的版本中,茱蒂丝有着不同的结局,或是逃过蓝鬍子的处死 ,或是被放逐在永远的黑暗之中。这样可悲不受人同情的下场,像是警告着阅读这篇故事的女性,「不听话的女人,就该受到对等的处罚,女人就该乖乖地听话,不该充满好奇心,女人天生就该顺从男人的要求」。跟茱蒂丝一样,我对社会上,女性约定俗成的规範感到疑惑,太多时候女性被教导着顺从,有时候我必须压抑着自己过分的好奇心与慾望,去成为一个「好女人」。因此,我把茱蒂丝诠释为一位充满求知慾、渴望真相的女性,她不顾告诫与规範,勇于追求门后的真相。(推荐阅读:女性主义要的男性解放!告别厌女、恐同、阴柔贱斥的父权暴力)

从小到大,我莫名的着迷所有女性创作的任何作品,音乐、绘画、电影。从最一开始触发我对这类电影热爱的《疯流美之活人生切》、《魔女嘉莉 1976》、《阴牙人》后,就特别喜欢以女性主义为主题的电影。女人,对血从来不陌生,青春期时我们都有着共同的身体经验,当我看着电影中,双手染着复仇的血的女人,也会莫名感到兴奋。(推荐阅读:罗曼史的甜蜜复仇:罗曼史读者的罪恶快感与A级秘密)

而《死男孩》这首歌,是我在 2010 年的金马奇幻影展中,看了《活尸美人 Dead Girl》后写的。音乐里的主角恰巧与《蓝鬍子》故事中的角色性别对换,这首歌也是我第一次在白目的音乐里,以故事的型态,建构出一位慾望与控制能力强大的角色。

描述着慾望失控的少女,把现实生活中的胆怯与自卑,藉着音乐,将扭曲与病态的爱,建立成一座巨大而坚固的城堡,将男孩禁锢在她幻想的城堡内,男孩甚至只是恋爱游戏里的玩物。《死男孩》这首歌,也有着非常直爽的旋律与强烈的节奏,歌词里,仅有 5 秒非常短的时间,让男孩回应女孩扭曲的爱,搭配演唱时散发出的恐怖与挑逗,快感与威胁的逼迫下,男孩绝对心甘情愿地成为死男孩,最终以血红色的愉悦虐结尾。

想起第一次穿着连身泳装,不穿奶罩的激凸,大腿张的开开的弹着吉他,想挑战大众对性感的定义,也曾收到些批评过。男生的刻薄言论,像是「她的骆驼蹄好清楚。」、「她的造型师在整她吗?」,我通常一笑斥之 ; 但当女生因为我的穿着露骨,表演时在舞台上张开大腿狂暴的弹着吉他,像是要把麦克风吞下去般狰狞的表情,得到的回应是「她好可怕,她好恐怖,我好怕她。」,我蛮在意的,即使在女生的面前,以截然不同的形象出现,也不容易被接受。这些批评当然会带给我挫折感,也产生着被排挤般难过的心情。(推荐阅读:是谁挟持女人身体?父权眼光下的女神与蕩妇)

【高小糕恶女说】蓝头髮的女孩与音乐城堡的死男孩
照片摄影:马克

面对同性间的批评,在心中产生的自我质疑,总是一次次的更加强烈且充满矛盾,我是否该继续这样的表演方式,是不是站在舞台上文文静静的唱歌就好。我观察到,当女性被父权框架住时,对于有人超出规则,其实是非常敏感,这些因为不确定所产生的害怕、隐隐的恐惧与怀疑、不知所措的焦虑,以敌意的方式显现。但我狂野的心在每一次听着白目所创作出的音乐时,总是以强烈的节奏回应着,无谓的批评也随之被音乐以强大的能量给粉碎。音乐给我的,或是说我对音乐的狂爱,早已超乎了我所能够想像的自由与奔放。

相关推荐